非玖不恋

杂食

魔道X你②(不含忘羡)

蓝曦臣续


  一青纱女子站在云深不知处门外,牵着一匹白马。门口两位束有云纹抹额的门生,看到你在此处停留。一位门生上前行了一礼,问道:“这位姑娘,请问,你是来寻人的吗?”

  你听到他问你,才回过神来,回了礼,说道:“此次前来,是来拜见你们蓝宗主的。”顿了顿又道:“如若不在,那便算了。”他听到,笑了笑道:“在的,请先跟我来”转头跟另一位门生说:“景仪,去请泽芜君前去大厅。”名叫景仪的门生,愣了愣,回到:“好的。思追,你快带人去吧,我先去请泽芜君了。”说完,便转身走了。

  你听到他们的称呼,边跟着蓝思追边出神:原来是姑苏小双璧啊,这几年没见,也不知道他...过的怎么样了,应该是很好,毕竟……你回过神来,看见已经到了大厅,便坐到一旁,喝着茶。

  他听闻你来了云深不知处,就从书房出来,直接向大厅走去,等到了的时候,发现你看着自己手中的茶出神,不由的笑出了声。你听到笑声,回过神来,发现他已经坐在你旁边了。

  他看着你笑着问道:“这茶是多好看,你居然可以看它出神?”你听着他的话,道:“毕竟难得。”他愣了愣,收起了他嘴角的微笑,说:“还走吗?”你抿了抿茶,反问:“你想我走吗?”他看着茶,也不知道想些什么。你垂下眼帘,掩住眼中的失落,你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两个人就坐着不说话,陷入沉默。你看着这局面不由的想起前几年也是这个场景,可是结局并非人意。

  “不想”  “我…”双方同时开口,你以为听错了,回了句:“你刚刚说什么了?”你定定的看着他,想确认自己并非听错。他抿了抿唇,那双总是泛着温柔的眸子,看着你,说:“不想。我,想你留在这。我心悦姑娘你。”你怔了怔笑道:“真是的,你怎么现在才说,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呢。”他也笑着,牵起你的手说:“怎么会,我等了这么久,终于等到你了。”

  原有人盼,而人已归,愿共白头。


魔道X你【不含忘羡】

蓝曦臣


  他站在亭中,面向着你,温柔地嗓音向你说道:“姑娘,今日叫我来此,是有什么事吗?”你看着他那温润如玉的脸上,无时无刻都挂着的待人亲切的笑容。

  忽然想起,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就是被这笑容,一见倾心的。你缓缓开口:“泽芜君,今日,我是来跟你告别的。”他听言,笑道:“可是去何处吗?”

  你眉眼带笑的看着他说:“我打算云游四方,帮助他人。”他走到你对面的椅子处坐下,拿起你给他沏的茶,喝了一口问道:“还回来吗?”你垂下眼帘,并不答话。双双沉默了一会,你还是开了口:“不知道,或许再也不回了吧。”

  他走了,没留下其它话语。是你的心思被看出了,还是。。他根本不在乎...可是...


  无人盼,有何归...


魔道X你【不拆忘羡】

江澄


  你站在他面前,双手不知道该放哪里。他疑惑的看着你,不解道:“怎么?叫我出来何事?”你看了看他,心想:豁出去了。咬了咬唇,便说:“江澄,我。。。喜欢你。”

  他闻言,原本充满疑惑的双眼,变成了看陌生人的眼睛,冰冷的语句从他口中说出。说完,便不留情面的往莲花坞御剑飞去。

  你听完他说的话,看着他远去,看着那一个黑点都看不到了,才痛哭出声。那句刺痛自己心的话,让你不知所措。

  “你觉得你配吗。”


薛洋


  “洋洋。”他听见你唤他,便抬起头,露出那可爱的虎牙笑道:“怎么了吗?我可告诉你,今天的糖我可没吃你的啊。”你听到笑着说:“洋洋,我想包了你这辈子的糖,你愿意吗?”

  他神色恍惚了下,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,急切的跑过来,问:“你刚刚说的什么!再说一次!”你看着他,笑着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 他看了你半响,忽然抱紧你,说道:“那,可就不能反悔了,不然,我可不会放过你。”你点点头,说:“好。”


【魔道祖师】忘羡(微虐)

“天子笑,分你一坛,当做没看到我,行不行?”
“可以。”
“蓝湛,看我!快看我!”
“嗯。”
“蓝湛,你...是不是很讨厌我?”
“没有。”
“蓝湛,我心悦你。”
“我也是。”
“蓝湛,你该醒醒了...”
“什么?”
“蓝湛,我要走了...珍重...”
“不!魏婴!!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房中,檀香环绕。
一男子,躺在榻上。
忽然惊醒,口中似唤一人名
名为“魏婴”